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Humanity人文:面對今日的世界,或許我們該承認:「文明」不等於「進步」!

文明的力量:人與自然的創意關係
文明會製造自己的棲地。

文明的程度視其棲地與未經改變的自然環境之間的距離或大小而成正比。阿瑪麗亞效應是什麼力量激發的?不是本能,因為某些個人、某些社會整體是沒有這種本能的。但應該是一種幾乎人人到處皆有的衝動或刺激物,如我在下文中所說的,這股衝動是任何人類可在其中棲居的環境,都無法完全抗拒的。

歷史是一門人性的探究,不是慣常觀念中的「科學」,因為過往的事並不在我們眼前:我們能知道的只是別人對於過往事物的觀感印象。然而,人是自然界浩大無比的連續體的一部分,除非是在人類與環境和生態系統糾結的篩網裡,否則不可能與他們面對面。這本書是一部自然界的故事,人類也包含在其中,這與以前的比較文明史的寫法不同,是按一個個環境寫的,不是按一個個時代或一個個社會來寫的。這也突顯了我著眼的輕重緩急處。我想要變換一下思考文明的方式:把文明描寫成一個物種與自然界的關係,是為適合人類使用而改造的環境,而不是社會發展的一個階段,也不是集體自我改進的某種過程,既不是進步故事的高潮,也不只是用來指大規模文化的名詞,更不是菁英階級認可的卓越境界的同義詞。我要把傳統通行的用法重新做一番整理。我主張「文明」(civilization)這個詞的正確用法應該是指某個類型的環境;但是這個意思已經被誤用的意思淹沒,有待重新挖掘出來。

張貼留言

Google幫你找

使用Google搜尋站內文章 輸入關鍵字